2018/11/14-18 深圳會展中心
諾獎得主格拉布斯: “科研是我唯一擅長的事”︱名人面對面
新聞來源:讀創科技 發布日期:2018-11-16

▲15日,格拉布斯教授接受讀創/深圳商報記者采訪 

  “我很幸運找到了自己唯一擅長的事。”11月15日,在高交會現場,諾獎得主羅伯特·格拉布斯接受讀創/深圳商報記者專訪時如此說。

  格拉布斯教授因發現烯烴復分解反應的新型催化劑,和其他兩位科學家共同獲得2005年諾貝爾化學獎。該催化劑目前在醫藥、材料、能源、化工等領域獲得了廣泛應用。2016年,應南方科技大學之邀,格拉布斯教授在深圳成立格拉布斯研究院,這也是內地首個以諾獎得主名字命名的研究機構。

  宣布諾獎時正在實驗室  

  記者:得知獲得諾獎時,您正在做什么? 

  

 

  格拉布斯:我正在實驗室,突然發現很多未接電話和信息,我兒子說,“爸,你得諾貝爾化學獎了!”我家里人比我還先知道這個消息。

  記者:今年8月您到訪深圳,也曾接受過我們采訪,您說獲獎后最大的改變就是喝的酒比以前貴了,跳的舞比以前多了,還有其他改變嗎? 

  格拉布斯:我真的覺得沒什么改變。得知獲獎的時候非常高興,但是我本來就很享受自己正在做的研究,所以沒理由改變。當然,獲獎后我受邀去了很多地方,有機會和更多人分享我的想法。有人問我為什么不多花時間旅行、享受生活,因為我覺得這樣就沒那么有趣了,所以現在的生活都是自己決定的。

  記者:獲得諾獎是每位科學家的夢想,但是獲獎后會不會有更大壓力,因為人們對你有了更多期待? 

  格拉布斯:我試著不讓壓力對我造成太大影響,而且停止做研究才會讓我不開心。其實實驗中遇到失敗太正常了。我總是對學生們說,如果你做一組實驗,得到了理想的數據,那你就沒有學到任何東西,只是確認了你已經知道的事實而已。比起一次就得到想要結果,很多次的實驗失敗,反而能學到更多。

  記者:您在科研上取得成就的最大原因是什么? 

  格拉布斯:首先,我有很多杰出的同事、學生,他們能給我巨大支持。即使你有世界上最好的想法,沒有人一起實現,也是沒用的。其次,我總是說,我很幸運地找到了自己唯一擅長的事,就是做科研。

  我想對深圳有更多了解 

  記者:這是您第一次參加高交會,為什么會參加? 

  格拉布斯:兩個原因。第一,我和南方科技大學有合作,成立格拉布斯研究院,研發新型材料的催化劑。其次,我也想對深圳有更多了解。我認為高交會是一個很好的方式,向世界展示中國科研技術,同時促進交流。

  記者:人們都說您是中國的“老朋友”,您還曾獲“友誼獎”,為什么頻繁到訪中國? 

  格拉布斯:我第一次來中國是上世紀80年代,到北京參加一個學術會議,當時印象最深就是滿大街的自行車。90年代以后,我到中國次數漸漸多了,每次過來都能看到巨大變化,也是很有意思的。現在,我在中國有很多朋友、學生,還在深圳設立了實驗室。就像上次采訪我跟你說的,深圳沒有舊傳統,只有新想法,我也非常期待雙方合作。

  人工晶狀體造福白內障人群 

  記者:您為什么開始催化劑的研究?格拉布斯催化劑對普通人的生活有什么影響? 

  格拉布斯:我當時覺得催化反應很有趣,人們知道這個反應,但是不知道為什么發生、怎么發生,我想研究一下。事實上我27歲才開始這個研究,已經比大多數人起步晚了。最直接的影響就是幫助研發藥物,治療丙型肝炎,之前沒有治愈方法。此外,催化劑還可以廣泛用于新材料、新藥物、新能源的研究。當然,對于大學進行研究也有幫助,比如很多學生借助我的催化劑,拿到了博士學位。

  記者:昨天的論壇上,您介紹格拉布斯實驗室已經開始用機器學習,它是怎么幫助你們進行研究的? 

  格拉布斯:我們采購了一套機器系統,能快速觀測物質反應。尤其是催化反應,用很少的材料,就能引起多種變化。我們對反應的細節還不是完全了解,所以很多實驗就是不停地用各種物質測試反應。因此機器能幫我們測試成千上萬種反應,并給我們最好的數據。

  記者:您研究催化反應已經超過50年,有考慮向其他領域發展嗎? 

  格拉布斯:我還有一項研究,知道的人不多,是醫療設備研發。因為借助化學手段,能升級醫療設備,讓病人感受更好。目前最成熟的一項是人工晶狀體。很多人在白內障手術后,還需要佩戴眼鏡,我們研發了一種材料,植入后可以改變人眼屈光力,手術后不再需要戴眼鏡了。

七乐彩走势图体坛